TEL . 400-800-5566

全站搜索

首页 / 新闻资讯 / 项目动态 / 成蹊计划 | 守卫广州水源地,白云深处流溪人
返回

成蹊计划 | 守卫广州水源地,白云深处流溪人

浏览次数:3086 分类:项目动态

成蹊计划中,有许许多多的青年人为家乡的水保护而努力行动。本期,我们一起了解广州的流溪生态保护中心(简称“流溪人家”)。

 

地铁(陆志坚)记得,七岁的时候,他和爸爸坐着火车经过一条河,他望着河面和大桥,问爸爸这是什么河,爸爸告诉他那是流溪河。

“当时对话的声音到现在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源起

2015年一月,即将而立之年的地铁正式从自来水厂离职,成为了流溪生态保护中心的联合创始人。

机构的另一位创始人张立凡,曾在环保局、环保组织等任职多年,2012年年底他以导师的身份给地铁做过能力培训,两人因此相识。

立凡所以想要做流溪河的生态保护,源自一次新西兰的旅行,“那里的环境太好了,每一个湖,每一条河都很干净”,“想要从自己的身边开始做一些实事,就想到了流溪河”。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而那时的地铁也面临着职业生涯的瓶颈,环境科学专业毕业的他在自来水厂的最基层工作已有六年,运转班三班倒的工作节奏让他身体透支,也正在寻求改变。

2014年六月的一天,地铁接到立凡的电话,两人通话近两个小时。立凡在电话里表达了做流溪河保护的想法,询问地铁的建议。两人一拍即合,开始募集资金,成立流溪生态保护中心。

流溪生态保护中心又叫流溪人家,是目前广州市内唯一关注流溪河流域生态保护的环保组织。他们想要保护的这条流溪河,是珠江的一级支流,流域面积占广州市行政区的三分之一。流溪河曾经是广州的战略备用水源,但如今部分流域受污染企业和小排坊影响,水体严重污染。目前水质处于劣五类,连农业灌溉的要求都打不到,更不用说水源功能。

除了运用信息公开、举报处理来解决污染问题,流溪人家也在探索环保与社会工作的结合,与多个利益相关方协同治理,尤其是在流域内驻村做社区工作,动员当地的村民形成自治组织,自发的保护流溪河。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1)

流溪河支流的和龙水库

目前,流溪人家的驻村办公室,就位于流溪河下游白云区的白山村,这里自然环境优美,也是流溪河众多支流之一沙坑涌的源头。相比于下游的劣五类,这里的水可以直接饮用。而当地的村民也是多年的原住民,对于干净的河流保有深刻的记忆,这是动员村民主动参与到流溪河的保护中来的基础。

 

沙坑涌环境调研

机构正式成立后做的第一个项目,就是由地铁主导的沙坑涌污染成因的调研。为了达到更好的调研效果,他们沿着沙坑涌全线进行徒步,现场拍照、访谈居民、污染举报,历时一年多,将资料整理产出了一万多字的研究报告。

报告里,地铁分析了沙坑涌的污染原因——人口密集产生的生活污水未经处理、工业废水未受监管任意偷排。结合当地的环境和社会特点,地铁给出了详细建议。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2)

“地铁”陆志坚

 在当年的工作总结里,地铁写到:“辞去了外人眼中稳定的工作去做水保护,这打破了我生活的宁静,但也让我从此不再是静止的死水。作为公益、环保界的新人,今年像海绵一样,不断地学习和吸取知识。

经过这一年的探索,流溪人家也意识到水的治理不仅仅在于水质的治理,这是一个包括城市规划、行政体制、公众参与等诸多因素在内的整体问题。

 

社工思维的运用

张嘉怡是在2015年六月末加入的流溪生态保护中心,成为机构的第三位全职工作人员。社工专业毕业的她,正在探索如何把专业所学运用到实践中,因而选择做一个行动的研究者。

从社工跨到环保,嘉怡认为环保行业有足够的行动空间。“我想试着去做农村工作,看是否可以真的培育出自组织形式。实验社区是否能够结合环保,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挑战。”

地铁和立凡都是理科出身,但也意识到做环保还是要从人的工作做起,机构需要一位人文社科的工作人员提供专业的协助和不一样的思考维度。嘉怡的出现,恰到好处。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3) 张嘉怡(中)

为了更好的进行驻村工作,前期需要对流溪河流域白山做田野调查,嘉怡想到一个办法,发动大家一起参与。2015年七月与八月的第一届白山田野调查培训营与纪录片拍摄培训营应运而生。这个在流溪河畔举行的培训,吸引了多个行业的十几位营员,这些“古怪但有趣”的人在一起进行了探索和互动,也对当地的环境状况有了初步认识。

嘉怡为流溪人家带来了例会制度。除了相互汇报工作进展之外,与会人员也要在例会上所有人分享工作周记,不只是关于工作,还包括自己的状态、情绪,可以是生活里的琐碎,也可以是遇到的困难或得到的感悟,而其他人需要对此作出反馈,使对话延展开继续下去。

刚开始,连嘉怡自己也担心,会因为自我的安全感,对呈现自我有本能抗拒。但后来她发现:“呈现这些不安、焦虑、疑惑、紧张或兴奋,承认他们的存在,好像就没有那么畏惧了。”

这样真实自我的呈现,让成员尝试与自己的和解,也让团队有了更深入的沟通,彼此信任和支持,正如机构名字一样,成为流溪人家。

 

从压力到盼望

张立凡曾经在周记里坦承工作的压力:“春节后正式工作,感觉压力扑面而来。这倒是我比较喜欢的状态,过去曾有过的经历告诉自己,越是危机来临的时刻,肾上腺素分泌就越高涨,留下的记忆也越多。”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5)

张立凡(左)

作为机构里资历最久的成员,十年环保局任职和八年环保类公益组织的工作使他在这个行业积累了足够的人脉和影响力,也成为机构联结外部的枢纽,平日里负责协调机构各个项目的配合、筹款、写申请和报告……

回顾从环保局离职后的九年,“有一个感触很深,那就是我们目前生活无所不在的变化,每一天都有新的感受”

“白山村的村民叶婆婆,知道我们驻村来做流溪河保护之后,邀请我们到她家里做客,并拿出自家院子里种的菠萝蜜和龙眼来招待我们,和我们聊了很多关于村里面的情况和环境方面的问题。我们在溪头村清理出垃圾后在路边分类,一个路过的爸爸看到了就教育孩子不要乱丢垃圾。”包括地铁就沙坑涌进行的污染举报,这些一线的行动和反馈,让张立凡体验到与以往所从事推动工作不一样的感受,这也是他曾经一直渴望的。

2015、2016年,流溪人家入选成蹊计划,在初创期获得关键的资金支持和导师辅导。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4)

成蹊计划-水保护工具包

一年多来在不断发展,影响力也在逐渐变大。尽管对于能否在几十年内让流溪河重回清澈,立凡承认还是未知。但是,“开始了就好,流溪河的保护最后不是靠一间机构,而是让我们成为促成这件事的良性因素,推动多方参与共同行动。”而这将形成一个趋势,犹如百川到海。

640_wx_fmt=jpeg&tp=webp&wxfrom=5&wx_lazy=1.webp (6)

用矿泉水瓶制作的环保漂流艇参赛

晚上十点半,刚刚结束了在青年空间的田野调查分享会,立凡、地铁、嘉怡和实习生程琼走在去往车站的路上。广州凉爽的夜,稀稀落落的路人穿着短裤拖鞋来让皮肤接触风。今晚总算告一段落了,机构刚刚起步态势良好,大家的磨合进行地不错并还将继续,还有很多事要做,但还有明天。他们在车站陆续和彼此告别,进入了各自的良夜。

 

本文为流溪实习生钟源原创,由流溪生态保护中心供稿,合一绿学院编辑。允许非商业转载分享,转载时请务必注明出处;商业性转载应联系合一绿学院获得许可。

 

广州市海珠区流溪生态保护中心

机构致力于广州母亲河——流溪河的保护,希望通过建设水生态村、污染干预、网络建设三种手段互相配合、促进,让流溪河重返清澈,并将流域治理的经验应用于更多的河流。

 QQ截图20170515102945

 

成蹊计划

QQ截图20170515103001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和合一绿学院合作发起“成蹊计划”水保护组织培育支持项目,期待为一批处于新生期的水保护行动者提供包括资金和能力、信息在内的联合支持,并培养和吸引一批青年人才加入水保护队伍,培育一批“核心业务专业性高、团队有行动力且发展资源上可持续的水保护组织”,期待未来实现“每一条河流都有守护者”的美好蓝图。

 

文章链接:http://mp.weixin.qq.com/s/rrkZ-64hHfCUPjBssqhVGw

点击取消回复

    分类

    在线客服x

    客服
    顶部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