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组织案例八:福建绿家园,水保护的杠杆之力

日期:2016-12-05 Tags:他山之石, 理论案例研究, 行业发展

在11月30日的“福特汽车环保奖”颁奖典礼上,合一绿学院联合阿拉善SEE基金会、南都公益基金会、中华环境保护基金会、广东省千禾社区公益基金会共同建立的“中国环保资助者信息共享机制”首次公开亮相,旨在通过资助信息和效果的共享,提高资助效率、推动行业标杆的发展。

而由环保资助者信息共享机制伙伴联合协作,完成的国内首份《中国环保公益组织工作领域观察报告2016》也在颁奖典礼上正式发布。该报告展现了我国环保公益组织在包括水环境保护在内的9个工作领域内的最新应对和有效实践。

在昨天刚刚结束的“福特汽车环保奖”的评选中,福建省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捧回自然环境保护先锋奖一等奖。这个成立近20年的环保组织,立足本地,从污染防治到公益诉讼,再到建立专业的生物指示数据库,通过持续不懈的推动自然环境保护。水保护一直是福建绿家园的重要项目,合一绿学院就水组织研究对福建绿家园总干事邓梦璇进行了访谈,看看环保先锋说了什么?

案例档案

组织名称:福建绿家园环境友好中心

常用名:福建绿家园

发起成立时间:1998年

注册时间:2006年

注册类型:民办非企业

所在地:福建·福州

负责人:林英

全职人员:9人

网站:fuzhou069281.11467.com/

关注议题:水污染、空气污染、海洋保护、环境法、农村环境、绿色社区、环境教育

组织定位: 以环境教育和自然保护为基本,建立和传播具有福建特色的绿色文明,支持政府服务社会,促进绿色可持续发展事业。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

c172b7a_%e5%89%af%e6%9c%ac

引言

在福建本地进行污染受害者救助的过程中,福建绿家园利用地方资源,培育污染受害者在污染识别、沟通谈判应对等方面的能力,使他们成为环境守护者;面对地方政府官员、司法系统等权力岗位上的人,福建绿家园利用自身的杠杆作用,引导权力部门解决污染事件。

1. 您能谈谈机构的创立背景吗?

邓梦璇:

机构成立于1998年,发起人是电视台的老制片人。“绿家园“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发起人之前在电视台一档叫”绿色家园“的栏目,它是福建省唯一的环保科教类栏目。九几年的时候,这类栏目在全国也不是特别多。以林老师(林英,福建绿家园创始人)为首的团队很关注环境,因为他们的栏目是做环境的。当时宣教类的内容偏多,会采访一些局长、九地市的调研助参,接触到了很多污染受害者。在九十年代的时候,栏目有很多的投诉信:雪津啤酒厂、紫荆矿业,那个时候就有很多很多。林老师他们介入的时候,有通报、披露、采访,压力也很大。

那个时候,林老师主要做的一是自己披露,二是找别的媒体披露,还要找当地的政府沟通,以媒体记者身份去说:“这里有这个情况你们是不是要处理一下?给个答复。”那时政府虽然会配合媒体,但是受制于媒体的身份,披露也是不可持续的。后来林老师就慢慢想,既然在台里面有这么多限制,就出来做,于是成立了”绿色家园影视工作室“,他们全都是媒体人。

2001年,我们做了一档全国唯一的通报。福建是海洋大省,它的海岸线特别长,里面有很多的排污口,我们叫“陆海排污口”。林老师直接找到陆海排污口的数据发布单位,再找到监管单位,一年365天通报海洋排污口的数据。这个通报在全国是唯一的,在福建省也最早。林老师所做的就是把数据拿来,争取在天气预报之后的黄金时段播报。她的节目时间非常短,大概1分钟不到,通报福建省各地市的排污口数据,同时里面还带有海洋信息。

2. 项目开展地的污染物有哪些?

邓梦璇:

现在污染分为两大类,分为点源污染和面源污染。点源污染就是企业环境污染,反而比较好解决。但面源污染比较难,特别是农药化肥。我们以建立“环境自救站”这种模式,跟政府的行政直接挂钩,并且制定村规民约,潜移默化地去减少农药化肥,现在的困难就是没有替代的物品出现。

3. 针对当地水环境问题,你们注意运用什么工作手法?

邓梦璇:

我们有三个项目,一个是工业污染防治,现在小组四个人,三个男生一个女生。按九地市的划分,前期调研,调研完之后投诉追踪,然后观察环保局的最终积极性是好的还是不太积极的。之后把所有项目汇合,递交给银行投资部部门,告诉他们这些是不太讲信用的企业。有违规记录的企业,银行在贷款上比较谨慎:如果是即将要贷款的企业,就要留意历史违规情况了;如果是已经贷款的企业,就要去看看是否有能力整改,因为这可能是存在的风险。

第二个是公益诉讼,我们跟政府部门的会议是一种手段。我们还会建立共同的环境保护站点,包括跟法院共建,用他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去跟他们沟通。比如说,我们跟司法系统、省高院,跟他们说普法很重要,做公益诉讼很重要。我们是国内第一个发起公益诉讼的机构,我们也变成了做公益诉讼在福建省落地的专家成员。环保组织有资格去做公益诉讼的就尽可能去做,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我们的目的。目的不是为了立案而立案,因为现在很多已经可以立案了,我们得为了结案而立案。如果说媒体大面积爆出来说多少个立案,结果只有一个结案,这其实是一个很可悲的现状。但是如果舆论导向成50起立案,49起结案,那就会有声音说“是不是政府真的在落实这个事情?”相关的法律部门就会真的把这件事情当作很重要的;如果结案率那么低,他们就会说这个很难,也就迎难而退了。

第三个是我们在福建省饮用水源地的上游建立了三十个每年两次的水质采样网络,监测点分布在永泰、福清、长乐、青云山,五区八县里面,五区没有,八县里面平潭、连江没有(八县: 闽侯县、长乐县、连江县、闽清县、永泰县、福清县、平潭县、罗源县),都在福州周边。我们出报告,还有做生物采样,去看溪流里无脊椎的小动物,因为我们想建立福建省的指示性生物数据库,发达国家是以指示性生物物种为生态健康评估的观察、观测。数据库现在正在建立,2014年到今年快一年了,其中大半年的时间我们做了水质采样和生物采样。

4. 设计生物指示数据库项目的初衷是什么?

邓梦璇:

目的是想建立一个以无脊椎底栖生物为数据库的平台,观测我们的生态环境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然后再把记录连续累计的动物变化情况汇聚成一个生态红线图。比如说,一级水源地,或者二级水源地的上游水质测出来,它们之间有一定的关联性,但不是必然;比如说,水质测出来是三类水或者是二类水,但是出现了纳污值比较高的物种,它就能指示整个生态环境出现了一些问题,需要你去注意它;比如说哪里有污染源,才出现了不健康的情况,我们就得去找到上游的污染源在哪里。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指示性的作用,比如说这个物种在这个区域出现比较高就是红色区域,比较低就是绿色区域。我们可以把这个图给水利部门,告诉它在这个区域里面投入更高的治理污染经费,从而集中精力去解决问题。

5. 项目开展过程中是否遇到阻碍?

邓梦璇:

有很多。企业人去找你的主管单位,关起来开会,直接影响到的支持者。比如说,背后的支持者是专家,他们也想改变,但他们在他们的岗位上不敢,因为他们知道即使他们站出来说话了,事情也不会得到改善,而且会成为众矢之的。我们就要保护好他们,因为他们是我们的支持者。一些政府官员,你得保护好他,才能给你更大的力量。所以我们在选择如何面对的时候,就要很有智慧,退而求其次,能屈能伸,大概是这个样。所以他们在叫我们不要做什么的时候,我们点头说好,下次知道了。那其实是有骨气的,也会告诉他,我因为尊重你,给领导面子,反正你记着这件事情,然后我们再用其他的策略,换一个方法。我们要尽可能地减少矛盾的发生,让他先接纳我们,然后再来解决问题。

6. 您能介绍一下机构的人员情况吗?

邓梦璇:

绿家园现有两个团队,一个是专业的环境公益项目团队,全职人员9人;另一个是非常强大的电视制作团队,由绿家园理事长和老电视人构成,绿家园影视制作团队迄今已有20多年历史,策划并拍摄了多部电影、电视剧。

7. 您认为机构发展过程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时什么?

邓梦璇:

缺人,我们缺乏环境专业,且有经验的人才。污染监督、污染识别和沟通技巧很重要,跟环保局打交道需要有工作经验的人;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生物分类学或海洋动物学科的人,生物分类学科比较单一,也偏冷门,所以这类的人才可遇不可求。有在国外学习和生活的背景更好,他们的思维相对活跃和开放些,从本科到研究生都有较为丰富的实践经验。且发达国家在环境保护领域的理念、方法、技术都较为成熟。例如在美国,州政府已经采购了当地环保组织对河流保护实时监测的项目,这是互补的有效实践。招募有海外学习背景的伙伴的一个好处是,如果他在当地的NGO从业过,可以把先进的理念和经验带回来用于我国实践,或许能够使我们少走些弯路。

8. 除了现有项目,你们是否还有其他拓展计划?

邓梦璇:

林老师有一个心愿,希望把绿家园的视频栏目再做起来。做栏目所需的资金量很大,在电视台开一个栏目一年的运行经费少则三五百万,这仅仅只是购买电视台的播出时间段,除此之外,组建制作团队也需要很大的资金。当然,也可以采用新媒体的传播方式做视频栏目,但绿家园现在没有稳定的经济支撑。待时机成熟时,我们想实现这事儿,不论音频还是视频,都希望能有自己的栏目。

9. 您怎样看待非限定性资金资助和限定性资金支持?

邓梦璇:

得从两个角度来看”非限定”与“限定性”。首先限定性经费有个好处,能够让你的工作更规范、更有效率,培养资金管理的能力。其次,限定性经费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不够灵活,若项目有所调整,资金就很难配合使用。而非限定性经费对于成熟的机构或处于起步阶段的机构而言,作用不一样。处于起步阶段的机构因为面临很多不可预见的风险,而且没有太多经验,非限定性资金会灵活机动一些。但是对于成熟的机构,它已养成了规范化的管理,灵活的资金能够作为应急使用。我觉得非限定和限定性都要有,团队上至管理者,下至执行团队,都要具备基础的财务管理能力,严格执行机构的财务管理制度,及时做好日常的报销,做到事无巨细,才能有能力做好大额资金的管理。

10. 能否谈谈你们与其他环保组织的合作情况?

邓梦璇:

在公益诉讼的推动上,主要以自然之友为主要合作伙伴;信息公开推动主要与IPE合作,绿家园负责PITI福建地区部分,并依据福建的情况适当进行微调。合作的好处不仅能转移我们在地伙伴的压力,更重要的是“合作”本身就是一个联合行动。绿家园与福建省内其他环保组织合作比较多,包括已注册和未注册的组织,其中较长期的合作伙伴主要是中国红树林保育联盟与高校环境保护团体。

感谢南都公益基金会、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对本项研究的支持。

点击http://www.hyi.org.cn/about_us/events/1978.html,获取电子版《中国民间水环境保护组织发展调查报告》。

点击标题查看以往案例

水组织案例七:芜湖生态,探索前进的环保行者

水组织案例六:保卫水城,绍兴朝露在行动

水组织案例五:南昌青赣,转型中抉择专业化之路

水组织案例四:道融自然以科研思路关注面源污染

水组织案例三:绿行齐鲁探索民间监督与环保问政道路

水组织案例二:甘肃绿盟培育西北新兴环保力量

水组织案例一:美丽江城的公益诉讼实践之路

合一绿学院秉持中国古代哲学“天人合一、知行合一”的理念,以“每个人都能认识到环境问题并行动起来,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为愿景,是致力于环境保护行业发展支持的专业非营利机构。

合一绿学院通过资金资助、成长培训、信息平台来支持环境保护相关的草根组织及行动者,并开展相关行业案例和理论研究,以实现支持草根环保组织成长使之有更强的能力有效应对和解决环境问题的使命。

合一绿学院核心团队有着十多年的支持草根环保组织发展的经验,并成绩斐然,合作伙伴包括了遍及中国各省区的上百家环保组织。

微信:合一绿院

微博:合一绿学院

官网:http://www.hyi.org.cn/